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

互联网思维与成人学习

2018-11-30 21:19:39

互联思维与成人学习

把课程录像放到上,这不叫互联思维,这是典型的传统思维。发现国外MOOC(大规模开放络课程)火了,咱们赶紧做中文的MOOC……这也不叫互联思维,这是抄袭。发现YouTube或优酷这种平台不错,友上传娱乐视频给友看。咱也搭个络平台,邀请友上传授课视频,口号是“人人教,人人学”……这叫模仿。发现某个上的减肥app的思路很好:根据个人情况推荐瘦身计划,建立互助小组鼓励每天签到,推送励志短文促成持之以恒,提供收费食谱服务高端用户。那么,在建设学习社区时怎样参考这些思路去解决学习者遇到的问题……这算借鉴。有人把这些笼统叫做“拿来主义”。这个词太含混了。抄袭、模仿、借鉴、内化、移植,在跨度上和效果上都有很大不同,体现出来的学习能力也判若云泥。那么,怎么把互联思维的关键点拆迁到成人学习上面呢?一、用户创造内容,而不是作者创造内容。新浪微博、朋友圈、人人、豆瓣……甚至包括淘宝,这些站中绝大部分内容,都是用户创造的。在成人学习中,珍贵的信息,也应该是学习者创造出来的内容:结合所学反思经验,然后,加工出的自己的相关案例,规划出具体如何应用。只要试一试,把讲师或教授的角色转换为引导者或促进者,在现场学习中把超过一半的时间交给学习者,请他们去讨论自己过去的经验和未来的应用。比如,在一次拆书帮现场学习,我引导一家通讯研发公司的技术管理者把《卓有成效的管理者》拆为己用。书中有一个片段“管理你的上司”,彼得·德鲁克强调管理上司的要点不是想着如何改变他,而是运用上司的长处。帮助上司发挥所长,并以他能够接受的方式提出建议。我可以在这个环节讲好几个案例,保证让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。我还可以放《潜伏》或美剧《罗马》的视频片段,让大家在不同资料的对观中相互印证、恍然大悟……但我忍住,不做这些事情。只是确认大家都理解德鲁克的话了,然后请自己去反思自己的相关经验。只几分钟,学习者们就提供了五个案例,聊举其一:我之前在一家设计公司从事项目管理工作,我的老板是前Moto的高管,主要负责项目管理和质量这两块。他的一个特点让我很困扰,就是他的安全感很缺失——他希望看到每个员工都在眼皮底下工作,上厕所超过十分钟都会让他着急,就打找我。后来我想,他的长处在于其在Moto的深厚人脉,所以,我就收集了所有需要Moto支持或者和其相关的问题和风险,挑出重要、紧急的问题和老板沟通,请他借着人脉关系来搞定这些事。慢慢地老板会聚焦到真正对项目有意义、有帮助的事情上,我作为下属也不再感觉压力山大。

光伏支架配件
制袋机
二手叉车个人转让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